屈申在反邪教戰線書寫大愛

來源:新華網
時間:2017年09月16日 08:31
下載

屈申在辦公室內整理幫教轉化資料

  在同事眼中,他是腦中植入29根鋼網彈簧仍堅守崗位的“拼命三郎”;在已轉化人員心里,他是用愛心耐心幫助他們走出迷途迎接新生活的老大哥……

  湖北省武漢市江漢區防范和處理邪教問題辦公室干部屈申,從1999年國家取締“法輪功”邪教組織后到現在,一直堅守在教育轉化工作第一線,用一腔熱血感化特殊的群體,用一片忠誠鑄造平凡的事業。

  默默堅守,十年如一日幫助邪教癡迷者只為一份信念

  4月的武漢天朗氣清,春風和暢。江漢區中山公園里老人們正悠閑地散步交談,孩子們跑來跑去嬉鬧。很多人已經忘記,這里曾是武漢市傳播“法輪功”的練功點和聚集地。

  1999年,國家取締“法輪功”邪教組織后,屈申從江漢區檢察院借調到區委政法委工作,成為教育轉化“法輪功”癡迷者的第一批干部。

  一米八八的個頭,說話做事風風火火。年輕時的硬漢,從那時起在這個崗位上,極盡耐心、春風化雨般地一干就是18年。

  “眼睛鼓鼓的,看上去蠻兇的,其實他特別有人情味。”曹某帶著記者一邊看他干凈明亮的家,一邊講述屈申對他的幫助。每天,他都從家里按時出發,到崗工作去送外賣餐盒,“快遞老哥”的生活讓他充實又有保障。

  “現在的一切都要感謝屈申,他對我的幫助,我忘不了。”曹某的話樸實而充滿感情。

  10多年前,曹某癡迷“法輪功”,因受到邪教思想的控制,對家庭不管不問,對社會充滿偏見,還用手機發送非法短信。妻子為此和他離了婚,他的生活居無定所。

  10多年里,為了讓曹某回歸正常安穩的生活,屈申不斷地勸說他,幫助他。幫他辦理低保、申請廉租房,不斷地看望他問候他……“他不跟我講太多大道理,就是問我身體怎么樣,生活怎么樣,讓我過好每一天。”10多年的關心幫助和思想教育,曹某最終醒悟過上了正常的生活。

  在屈申的工作里,這樣十年如一日傾注心血幫教的邪教癡迷者還有很多。這里的辛酸苦辣,只有從事過這項工作的人才能體會到。

  學員在轉化過程中病了,屈申就趕緊帶他們去治療;有的堅持不去看病,身體疼得在地上打滾,屈申就苦口婆心地勸說;有的家庭困難,屈申就跑東跑西幫他們申請低保……

  原“法輪功”骨干人員吳某曾經非常頑固。為了轉化她,屈申連續1個多月沒有回家,耐心勸說,又先后4次遠赴吳某的老家黃石進行調查走訪,終于找到吳某的女兒。女兒哭著喊著,“我想媽媽,媽媽快點回來。”屈申把女兒的思念原原本本告訴了吳某,吳某哭了3天。在屈申的努力下,吳某幡然醒悟。

  “你只有多去了解他們的身世,了解他們的父母妻兒,觀察他們的言行,才能體會到邪教對人性的腐蝕對家庭的危害有多嚴重。”杜忠曉是屈申以前的同事,4年前退休后返聘到江漢區防范和處理邪教問題辦公室工作,在這里他深深體會到了邪教的危害,體會到了屈申工作的不易。

  依法打擊極少數,團結教育挽救絕大多數。這是我們國家處理邪教問題的方針政策,也是屈申在工作中一直秉持的信念。

  “挽救一個人,就是挽救了一個家庭,給社會增加一份積極力量。看到他們重新過上幸福和睦的生活,我就覺得值!”正是因為這樣的信念,18年中,屈申在這個反邪教斗爭最前沿、最辛苦、最考驗意志的地方,傾注了他的全部心血,成功轉化邪教癡迷者300多人。

  刻苦鉆研,成為打開邪教受害者心靈的“萬能鑰匙”

  在夏贊暉眼里,屈申就像一把“萬能鑰匙”,總能打開這些邪教受害者的心靈。

  “一天晚上,在宿舍睡到凌晨1點多時,他突然問我睡著了嗎?我迷迷糊糊說沒有。他說你起來我有一件事情要跟你說,然后就開始跟我談一位學員的轉化問題,一直講到2點多。早上6點他又起床安排這位學員的轉化,此后兩天內就成功了。”夏贊暉回憶說。

  這位“80后”教育轉化輔導員覺得,對一個學員經過4個多月的努力轉化,突破的關鍵點只有屈申知道。他向屈申請教,屈申告訴他:你要用心體會學員,從他的表情,從微小的細節,就能感受到他的變化。

  用心體會,不是一句簡單的話,這背后是屈申對事業的無限熱愛,是孜孜不倦的學習和長久的積累。

  對涉邪教人員的教育轉化是一項專業性很強的工作。從第一天起,屈申就知道僅有熱情和干勁是不夠的,必須不斷學習,才能做好這項工作。

  他白天工作,晚上就開始認真研讀批判邪教歪理邪說的各類書籍,掌握“法輪功”等邪教的本質特征,一讀就讀到深夜。學歷并不高的他,還廣泛學習了法學、社會學、宗教學、醫學、心理學、教育學等諸多領域的知識,全面掌握做好教育轉化工作的知識要領和策略藝術。由于他勤奮刻苦,很快成為教育轉化的業務骨干和行家里手。

  在屈申幫助過的人員里,有一名空姐,迷上了上海一家所謂企業咨詢管理公司的培訓課,多次請假飛往上海上課,花費了數萬元的培訓費不說,回家的話題就是“上課”如何如何好,還極力勸說丈夫一起去。丈夫發現這種課程類似被多次曝光的違法“靈修班”,在勸說妻子無效的情況下,通過當地司法所,求助到了屈申這里。

  屈申把對話特意安排在了一家茶館,輕松的環境讓人敞開心扉。第一次談,屈申就是充當一位傾聽者,請這位空姐說說為什么要上這個課,究竟學到了什么?第二次,屈申有備而來,曉之以理,動之以情。第三次,屈申注意到了空姐的細微變化,繼續耐心勸說。直到第五次談話,空姐徹底卸下了思想包袱……

  在長期鉆研和努力下,屈申和他的團隊探索出了一條以講法律政策、批邪教本質為主的教育轉化新路子,提出了獨樹一幟的“八步工作法”,讓學員徹底認清了邪教的核心本質,有效提高了鞏固率,降低了反復率。如今,這一做法已成為全國反邪教戰線學習的典范。

  無所畏懼,為反邪教斗爭犧牲自我、甘于奉獻

  由于屈申長年堅持教育轉化邪教癡迷人員,他成了邪教組織和邪教頑固分子攻擊的對象。在境外邪教網站,他的名字受到污蔑、詛咒和丑化。邪教頑固分子不斷造他的謠,經常半夜給他打騷擾電話,寫信咒罵他。

  對于這些威脅,屈申很坦然:“無所謂,都習慣了,我不怕他們。”

  屈申的妻子也曾想勸丈夫換一下工作,最終還是被丈夫的堅持打動。“現在也習慣了,剛開始還很擔心,一旦回家晚了,就趕緊給他打電話。這么多年了,他總是忙忙碌碌的,不著家,整天看不到人。”

  2012年,一位被轉化人員不予配合,情緒激動,血壓急速上升。那時,屈申正患支氣管炎,他抱病守在床頭照料這位學員。兩個星期后,這位學員終于穩定了情緒,身體恢復了健康,而屈申卻大口吐血。

  同事們強行把他送進醫院,在住院的半個多月時間里,他經常趁醫護人員不注意溜回去,抓住點滴時間,做這位學員的教育轉化工作。終于有一天,屈申高興地對同事們說:“他醒悟了!”

  2013年春節,由于長年超負荷工作,屈申出現了頭昏、手顫、視線模糊、渾身乏力的嚴重不適癥狀。在家人勸說下,他才到醫院檢查,發現顱內長了一個很大的動脈血管瘤,而且出現裂變跡象。醫生立即為他安排了手術,在腦部植入了21根防護鋼網彈簧。

  出院時,醫生反復叮囑他在家靜養2個月,半年后一定來復查。此時,屈申心里掛念的仍是他的工作。他婉拒了領導和同事們的關心,沒在家休息一天,又投入到工作中。家人多次勸說去復查,他總是一句話“這個對象轉化下來就去”。

  一年半后的一天,他再次感到不適,趴在辦公桌上起不來,被同事們強行送到醫院復查,腦中再次被植入8根防護鋼網彈簧。

  出院后,屈申第一時間就把電話打到單位,詢問“法輪功”癡迷者周某的轉化進展情況。當得知轉化工作陷入僵局時,他心急如焚。

  他拉著妻子的手說:“這個學員非常關鍵,必須轉化他,我去看看才能放心啊。”他又給女兒打電話,“我在家里沒事干,到單位去透透氣啊。”

  就這樣,屈申馬不停蹄地趕回單位,在單位呆了4天4夜,反復召集同事們分析研究周某的情況,最終將他成功轉化。周某痛哭流涕地對屈申說:“我信你、我服你,現在真后悔啊……”

  同事杜忠曉對記者說:“屈申就像是一顆射向邪教的子彈,是反邪教斗爭的一面旗幟。”

  2015年,屈申被評為武漢市勞動模范,2016年又被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國務院防范和處理邪教問題辦公室評為全國防范處理邪教系統先進工作者。

  “屈申身上,體現了一名共產黨員忠誠、干凈、擔當的優秀品質,體現了愛民為民的大愛情懷,體現了反邪教戰線干部甘于奉獻、甘當無名英雄的精神追求。他是反邪教戰線干部學習的榜樣,我們要通過學習榜樣,把反邪教工作做得更好。”國務院防范和處理邪教問題辦公室有關負責人說。(轉自新華社2017年4月27日電)

(責任編輯:力楓)
相關閱讀
近期熱點
揭穿“神韻晚會”真面目
揭穿“神韻晚會”真面目
  事實證明,所謂“神韻晚會”根本就不是什么文藝演出,而是“法輪功”搞邪教和反華宣傳,擴大影響并聚斂錢財的政治工具,是對...
黃山市徽州區反邪教知識有獎競答“趕廟會”
黃山市徽州區反邪教知識有獎競答“趕廟會”
  黃山市徽州區在廟會中心現場擺攤設點“趕廟會”,樹立展架,發放資料,有獎競答,開展反邪教、掃黑除惡等知識宣傳。
日媒:數家制藥企業收到署名“奧姆真理教原干部”的恐嚇信
日媒:數家制藥企業收到署名“奧姆真理教原干部”的恐嚇信
  日本《每日新聞》1月26日報道稱,25日東京都內6家制藥企業以及每日新聞東京本部,收到了含有劇毒物質氰化鉀的恐嚇信。信中稱...
反邪教網站
重點新聞網站
國家機關網站
京ICP備17053351號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4465號
007球棎网足球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