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通靈”現象所引發的科學思考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若水
時間:2017年11月03日 11:10

  近年來所謂“心靈學”的炒作在網上喧囂甚上,而與此“學說”有關的這類“通靈性”組織在社會上也暗流涌動,有的甚至以“超心理文化”的態勢由海外滲入。如日本的“幸福科學教”、德國的“昴宿星人”,還有被國內已認定為邪教組織的“銀河聯邦”等(另外,網上有“光之家族”、“銀河光之家族”等類似“昴宿星人”的傳播)。這類組織和它們的宣傳都有一個共同性,那就是“通靈”。即其組織的領導者(如“幸福科學教”的大川隆法、“銀河聯邦”的鄭輝等)都具有與“靈界”和宇宙進行“溝通”的本領,都宣稱可以帶領其信眾通向遙遠的未來而成佛成仙或轉變為“外星人”之類的不朽生命體。  

  這里先不討論“幸福科學教”、“昴宿星人”或“光之家族”此類組織是否在法律上可定性為邪教(因為各國法律對邪教的內涵有不同的詮釋)?僅就這些組織大力宣傳的“通靈”和“穿越”等“學說”,就令人感到有一大堆疑問需要提出,下面筆者便以科學的論證為依據,著重分析幾點:    

  一、“通靈”是人類的本質還是“通靈者”的主觀臆想  

  先解釋一下所謂“心靈學”或“通靈感應”是個什么意思?“心靈學即心靈研究(psychicalresearch),它作為一個術語和范疇,曾于19世紀流行一時。近幾十年來,它逐漸為“超心理學“(parapsychology)一詞所取代。心靈學的主要觀點認為:人類具有一種潛在的能力,它可以不通過正常的感官渠道而感知世界。它將自己的研究對象大體上分為兩類:一類是有關生物體在認識上的超常現象,即“超感官知覺“;另一類是生物體不經物理媒介而作用于物質的現象,即“心靈施動“。而這類現象就是人們所說的“特異功能”。如“耳朵聽字”、“意念移動”等等之類。  

  “通靈感應”就是在類似“心靈學”的思維上所進行的“實踐”活動,而這類活動往往都由“大師”完成。如:李洪志的“神功移物”(就是用意念將物體搬運走)、大川隆法的與死者“通話”(大川自稱自己同孔子、蘇格拉底、耶穌等古代圣人進行了“靈魂對話”,并將這些對話寫成書以指導和拯救人類)、鄭輝的“光舍利心照成佛”(鄭輝宣稱:她的“銀河聯邦”總部設在天狼星,由金星人啊斯塔·謝蘭領導。在啊斯塔·謝蘭的幫助下她合成了“光舍利”。只要信徒盯住她的眼睛看一分鐘,光舍利的“心照”就可以讓對方迅速成佛)。可是,以上這些駭人聽聞的“通靈”現象,全部出自大師們的自我“感應”,卻沒有一樣能在實踐中被真真切切地證實,這其實已經宣告了“心靈學”的破產。  

  那么,“心靈學”或“通靈感應”真是當代所謂最“神秘”的“科學”嗎?是目前科學手段所不能證實的、卻又存在于人類中的無比強大的“超自然”力量嗎?這個問題非同小可,這已經不是學術觀點的差異,而是涉及到人類的起源、人類的本質以及人類未來命運的大事!因此,我們有必要從人類思維(精神)發展史的角度,來看看這類“通靈”現象到底是自古有之的“巫術”,還是真實的客觀存在?     

  (一)從宗教起源到巫術文化  

  宗教起源的前提是人類的起源。而人類的起源則是靈長類動物(古猿)在自然選擇的條件下所進化的結果。這種進化論的學說及“勞動創造人”的理論(見恩格斯著《勞動在從猿到人轉變過程中的作用》),已經為科學界所熟悉,這里無須贅述。問題是:“通靈”現象并不是人類與生俱來的,而是在人類已經進化了數百萬年后,具體地講是在舊石器時代后期---由人類在物質勞動的基礎上發展出人類思維(語言)后---即宗教現象出現時才成為一種可能。而這種宗教的精神現象也是經歷了自然崇拜---靈魂崇拜---生殖崇拜---圖騰崇拜---祖先崇拜這樣的漫長的精神積累的過程后,即在原始社會的晚期,“通靈”現象才從宗教祭祀的巫術文化中誕生。  

  據古人類生物學和考古學研究,1856年在德國杜塞爾多夫地區所發現的尼安德特人的墓穴(至今7萬左右),帶有明顯的下葬痕跡(墓穴里有粗糙的石具和紅色礦物質的粉末,考古認為紅色石粉這是“火”的象征)。這說明那時候的古人類已經有了靈魂的觀念,下葬就是想保留遺體而期望死者的靈魂會重新回來。這種觀念就源于原始社會的“靈魂崇拜”。而自從人類有了人的思維后,在認識自然界和人自身的過程中,首先是從畏懼大自然的力量到崇拜大自然開始的,如對太陽的崇拜(火)、對猛獸的崇拜(圖騰)、對繁殖的崇拜(生殖器崇拜)等等。而這些崇拜的媒介就是“神”,是人類從自身“主觀擬人”的方式想象出來的自然力量的象征。而這種“主觀擬人”方式在我們的幼童時期都自然地發生過:比如三、四歲的孩子會把玩具熊當作和自己一樣有生命的個體看待,小熊餓了就給它喂飯,臟了就給它洗澡,覺得它病了就會給它喂藥……而這一切正是模仿自身與模仿父母的結果。原始人類把自身生存的需求渴望模擬成威力無比的“神”,希望這個“神”能庇佑自己,從而戰勝大自然的種種壓迫。  

  所以“神”就是人類早期自身需求的另一種形式的“自我”,這種崇拜文化建立起來后,遠古時代的“祭祀”就成為了先祖們與“神”溝通的必然平臺。農耕、戰事、繁衍、生病等等生存之事都要“祭祀問天”,故就有了專門與天“通靈”的人。這類人女者叫“巫”,男者叫“覡”。而他們以宗教形式表現出的占卜、犧牲、讖語、附體等通靈活動逐步演化成巫術文化,這就成為了古代“通靈”的理論源頭。  

  (二)遠古宗教的分化:科學挑戰神學  

  隨著人類勞動實踐的發展,人類的生產力也大幅提高。遠古的“自然崇拜”式宗教思維,也隨著生產實踐逐步分化。自從人類社會三次生產大分工、特別是奴隸制國家建立起來后,牧業、農業、手工業、商業及文化、藝術、教育、醫學、科學(如古羅馬的數學、物理學、天文學等)等行業各自相對獨立出來,人類的思維已跳出遠古的單一宗教式發展,呈現出思想和文化的多元化精神世界(如:中國春秋戰國時代的“諸子百家”、“古希臘思想三賢”等)。尤其是哲學和科學的思維模式,向古老的宗教思維模式發起了挑戰。西歐中世紀后,從哥白尼的《天體運行論》(1543年發表)到牛頓的《自然哲學的數學原理》(1687年發表)再到達爾文的《物種起源》(1859年發表)的三百多年間,許多重大的科學發現及由此樹立的科學思想和哲學思維(如:費爾巴哈1841年發表的《基督教的本質》),已經終結了上千年的宗教式思維,表明了人類理性思想最終戰勝了神學。  

  而在這一過程中,本為一體的遠古“通靈式祭祀”宗教,逐步分化為思想信仰和“通靈學”兩大類,前者演化為后來的基督教、佛教等宗教信仰,后者則演變為占星術、預言術(如:中國古代的《馬前課》、《推背圖》、法國諾查丹瑪斯的《諸世紀》)等帶有巫術特征的“通靈學”理論或活動。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后,全球進入了科技高速發展期,二十一世紀已經成為信息時代。但由于殖民主義、霸權主義、恐怖主義和經濟動蕩等社會危機一直沒有真正化解,社會的異己力量依舊在壓迫著人們的心靈。正是在這種背景下,上世紀五、六十年代,西方的新興宗教運動勃然興起,人們試圖以“新宗教”拯救戰爭創傷和精神墮落。因為民眾缺少生存感和安全感,寄希望于所謂的“救世主”或彼岸世界。這也就給眾多邪教“大師”們提供了社會土壤,同時也給古老的“通靈學”灌注了新活力。于是,“通靈學”就以“心靈學”的外貌重新活躍于社會,也就有了類似“幸福科學教”、“ 昴宿星人”之類的“通靈”組織。然而,這類外表喧嘩神秘的巫術特色組織,真得能夠化解人類社會的危機嗎?    

  (三)“通靈者”的“通靈”完全是幻想的編造  

  首先,所有的“通靈者”都是地球上的人,都是爹媽生養出來的凡胎肉體。然而,他們搖身一變成了“愛爾康大靈”(大川隆法),成了“天狼星宿主”(鄭輝),成了昴宿星團梅西爾星云星團 天文編號M45)上來的外星人(“昴宿星人ALAJE)。而這一切的理論來源就是遠古宗教的“通靈學”,再攪拌些現代的“科學術語”,便成了“通靈”大師們迷惑、欺騙人們(尤其是青年人)的法寶。   

  這里以“昴宿星人”為例,他們自稱是來自“昴宿星團”的“外星人”。該星團在中國古代就被記載過,也叫“ 昴宿星”(二十八星宿之一),其位于金牛座上,是一個大而明亮的疏散星團通常肉眼見到有六顆亮星。據天文觀察和計算,該星團屬于正在形成的恒星團,成星數有1000多顆以上,該星團半徑大約為8光年,其總體質量大約是太陽質量的800倍,距離太陽系約440光年。  

  有點科學常識的人都知道,一光年的長度約為九萬四千六百億公里(即:9.461×1000000000000公里), 而四百多光年是一個多么遙遠的天文距離。請問:“昴宿星人”是怎樣到達地球的?按照愛因斯坦的質能公式(E=mc^2),物體的速度接近光速時質量趨于無窮大也就是說,“昴宿星人”到達地球的載體(飛船類)如果真能達到光速(目前已知,除了電磁波這類粒子外,沒有任何物質體可以達到或加速到光速),其載體的質量應該是無窮大。而這在實際中是不可能的,因為沒有任何一種能量能夠把無窮大的質量的載體加速到光速。而這個“太空載體”不解決,“昴宿星人”來到地球上就只能是“通靈者”的主觀幻想,或者說是某些地球人為了某種目的正在編造美麗的謊言。  

  發布“昴宿星人”信息的網站(Pleiadian Alaje)介紹說:該星團有一個太陽叫做Tayget(昴宿二) 。Tayget有十行星其中四住有人 昴宿星人包括Semjase, Ptaah及Quetzal \n上面3個種族住在4住有人的星球之中,其中有一叫Erra(伊柔)的行星。他們就來自該行星。“昴宿星人”所發布的自身的照片也同現在我們的人類一樣,具體地講是白種人的樣子。他們所描述的外星“家園”(即“伊柔”行星)也同地球大小差不多,但似乎環境和人口要比當下的地球優越得多(說“伊柔”上居住著5億人,是通過計劃生育控制在了最合理范圍)。而且他們的婚齡要到70歲才允許談戀愛,因為他們的壽命可達1000歲左右。這些長壽的人們每天吃包括水果蔬菜和肉內的均衡營養的飲食,主要以水果蔬菜為主。而他們的“肉類”是利用細胞培養出來的,一塊塊單獨生長的,不是通過殺生取得的。他們的男女還喜歡養寵物,就跟地球人一樣……  

  哈哈,原來“伊柔”這個外星球和上面居住的“外星人”就是地球人生活的翻版,只不過顯得“理想化”了。壽命延長到了1000歲,吃肉可以“克隆”,但又保留了地球人的興趣(養寵物),如此等等。其實,這些“昴宿星人”就是地球人,他們無論如何幻想也無法擺脫“存在決定意識”的規律,他們的一切想象的描述都是地球人生活的反映。這就象一位哲學家對一位畫家講:你畫不出這個世上不存在的東西。后來畫家干脆就畫鬼,牙齒奇歪、眼睛奇大、舌頭奇長,可也無非就是把人體器官扭曲和夸大了。畫家還把人首畫在蛇的身上,但這是兩種物體的組合。最終畫家承認無法畫出這個世界上不存在的東西。這個實驗也可以為“昴宿星人”做詮釋: 地球人不管怎樣幻想也無法擺脫地球人自身的“存在意識”。              

 

  “昴宿星人”網站上的照片 

  二、“通靈者”的大師們是“通靈”還是“通錢”  

  先看流行于社會上“通靈培訓”的例子。網上披露:今年3月廣州市的白領陳女士(化名)到荔灣路參加了一個名為“量子飛躍”靈類進修課程,每階段學費為3800元。主講者聲稱能打開人的心靈,發現自己的潛意識秘密陳女士參加了個階段的培訓后,感覺很疲憊,覺得這種“神奇的課程并沒有實際的用處。而“進修班”要求學員拿著量子飛躍的宣傳資料送到熟人手中,拉他們入班。因為陳女士所“感召的人數沒有達到要求,被“進修班”退出。兩個月后,該培訓機構被工商部門按非法精神傳銷予以取締。  

  類似的現象在近些年經常發生過。這種“身心靈訓練營”之類的價格在2010年的均價是5000元/三天或更高。到了2012年,價格已經漲至每天1萬-1.5萬元。由于許多白領們苦于競爭和壓力,他們迷信昂貴的“心靈培訓”可以讓自己獲得“超人”的力量,從而大把地花錢去做“通靈之術”。是否真得“通靈”了?據報道,那些被“通靈”的女性身上并沒有發生奇跡,她們只是憑感覺在告慰自己有了某些精神收獲。其實,她們就是在尋求心理慰藉。  

  打開眼下的網站,就可以看到以張德芬、胡因夢等為代表的“身心靈”大師在社會上掀起的股股熱潮。她們的著作成為大量時尚女性讀者的“精神食糧”。據查證,張德芬的簡介中稱她是“印度大師奧修學派”的學員,其博客“德芬de內在空間”常常推薦“奧修”著作《秘密》、《水知道答案》等遭到學術界質疑或涉嫌偽科學的書籍。胡因夢自稱“擁有靈媒般的特殊體質”,其著作與譯作中不乏占星學、靈修、業力等超自然內容。而她們這樣的所謂“大師”在網絡上擁有大量的粉絲。  

  日本的“幸福科學教”把他們的“通靈術”推銷到澳大利亞、烏干達等地區,自詡“愛爾康大靈”的大川隆法,在澳大利亞的演講中對聽眾說:“我們相信澳大利亞在三百年間會成為下一個世界領袖國家。這就是我們來此的原因,是上帝啟示我們認識到這點的。”通過這種煽動性的宣傳及發展會員,該教會在墨爾本就接受了150萬澳元的捐贈。大川隆法在烏干達的演講入場卷,每張門票收取2000先令(約合人民幣1400元)。這對相對貧困的非洲來說,已經是很高的費用啦。  

  “銀河聯邦”的教主鄭輝通過“銀河聯邦”網站和開辦網上“中國覺醒大學”等網絡渠道非法傳教,并建立QQ群和微信群,控制了眾多的“信徒粉絲”。鄭輝把其編造的“著作”(包括照片、光碟等宣傳資料)大量兜售給受騙的信徒,利用這種方法牟利,鄭輝迅速暴富。2015年7月,鄭輝被廣西地方人民法院依法判處有期徒刑8年。  

  以上的事例說明這些“通靈術”并沒有實際效用,但“通靈組織”卻以極低的成本賺到了大把的鈔票。“通靈”是假,“通錢”是真。而社會上的“通靈”現象目前還很熱銷。          

  三、偽科學的癡狂要讓“心靈”通向何方  

  從“幸福科學教”到“昴宿星人”再到“銀河聯邦”,這些所謂的“通靈組織”最顯著的特點就是以主觀想象代替現實、以偽科學冒充科學,卻打著什么“超心理學”的幌子,誘導和欺騙信眾走入它們的“心靈陷阱”,以達到讓眾人膜拜、控制信徒及大肆斂財的目的。這其中利用科學的“知識術語”來為“通靈”罩上一層光環,倒是“通靈”大師們經常采用的手法。例如對某些“神秘現象”(如:UFO、外星人等)進行似是而非的解釋,以博取年輕人對神秘事物的好奇心,從而把他們帶入“心靈陷阱”。試問,如果連當下最先進的科學技術都沒有實證的事情,那些“通靈”組織是如何得出結論的?  

  鄭輝說她的“銀河聯邦”總部設在天狼星,大概鄭輝還不清楚:天狼星其實是位于大犬座的一顆雙星(天狼星A、天狼星B),主星(A星)是一顆比太陽亮23倍的藍白星,體積略大于太陽,表面溫度高達攝氏10000度。伴星(B星)是一顆白矮星,質量比太陽稍大,但半徑比地球還小,其平均密度約3.8×106/立方厘米(鋼的密度為7.85/立方厘米)。主星距離太陽約8.6光年。鄭輝如何解釋她要把地球人帶往“銀河聯邦”總部?假設就算能去得了,要居住在主星上,表面溫度就有一萬度,物質瞬間化為氣態;而伴星的高密度大質量所產生的引力早就把人體壓為齏粉啦!以上這種科學知識,不知鄭輝的粉絲們想過沒有?“昴宿星人”的信眾們也面臨同樣的問題,你們作為地球生物,卻相信要去440光年外的星球上尋找幸福,豈不幼稚可笑?         

 

  “銀河聯邦”教主鄭輝 

  作為人類中的一員或社會上的民眾,每個人都渴望追求美好的心靈和向往美好的生活,但人類心靈的本質屬性離不開其所依存的具體社會性,脫離了人類社會生存環境,何談“心靈”存在?如“幸福科學教”的教主大川隆法,企圖用“夢境通靈”來指導人類的未來,這豈不是真真的“癡人說夢”?所以,“愛爾康大靈”之流的“通靈者”們,真得關心人類或他人的心靈幸福嗎?說穿了他們關心的是自家的錢囊,是嘩眾取寵后而利用眾多信眾來覬覦他們的某種野心目的。大川隆法不是已經建立了什么“幸福實現黨”了嗎?在他的“黨章”中竟然公開反華,為日本右翼勢力思想喝彩。大川隆法自己的“心靈”如此齷齪,請問,這個“愛爾康大靈”要把眾人的心靈帶向何方?       

  總之,流行于社會上的各種各類的“通靈學”或“通靈”組織,不外乎都是騙人的伎倆把戲,而如果相信了它們無異于將自身置于“心靈陷阱”中。到那時不但沒有得到美好的心靈,反而可能要“魔鬼附體”,成為了喪失“自我”而被“通靈術”控制的癡迷者。還是希望那些迷信“通靈”的粉絲們一定要理性地生活,相信科學而自愛、自強!  

(責任編輯:黔風)
相關閱讀
近期熱點
揭穿“神韻晚會”真面目
揭穿“神韻晚會”真面目
  事實證明,所謂“神韻晚會”根本就不是什么文藝演出,而是“法輪功”搞邪教和反華宣傳,擴大影響并聚斂錢財的政治工具,是對...
廣西現代職業技術學院開展反邪教宣傳
廣西現代職業技術學院開展反邪教宣傳
  12月25日,廣西河池市及金城江區政法部門到廣西現代職業技術學院開展反邪教宣傳進校園暨“廣西文明家庭拒絕邪教網絡簽名”活動。
俄羅斯為何禁止“耶和華見證人”
俄羅斯為何禁止“耶和華見證人”
 
反邪教網站
重點新聞網站
國家機關網站
京ICP備17053351號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4465號
007球棎网足球即时比分